福建新型研发机构建设观察之一:产学研用同频共振

2019-09-10

原标题:产学研用 同频共振

  产业转型升级进程中,图谋实现创新人才和载体的“就地解决”和“自我供给”,是一件相对困难且漫长的事情。如何在现有产业基础上扬长避短,快速集聚创新人才和研发领先技术?

  在福建,一些地方把产学研合作作为推动科技成果产业化、促进科技与经济紧密结合的重要抓手,通过打造新型研发机构,挖掘区域创新禀赋和产业优势,通过市场化的机制,推动国字号研发机构本土化,强力助推产业转型发展。

  “研究院+公司”,应运而生

  今年7月,由科技部指导的中国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协同发展网发布《2019年通过联盟协发网注册的联盟名单(第一批)》,晋江市制鞋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上榜,成为福建省首家国家级试点联盟。

  引人瞩目的是,这家联盟成员包括在全国鞋业创新领域都颇具影响力的7所高校、3家研究院和34家制鞋产业链上下游企业,而发起者是中国皮革和制鞋工业研究院(晋江)有限公司(简称晋江院)、中国皮革和制鞋工业研究院(简称北京院)。

  晋江院2013年8月注册成立,由晋江市引进中国皮革制鞋研究院有限公司与晋江市鞋业上下游7家优势民企共同出资组建,是当地“搭建第三方平台,政府购买公共服务”模式带动传统产业转型的尝试。

  “晋江院由北京院控股并派专业团队负责运营,是国有资本控股的‘研究院+公司’混合所有制模式的新型研发机构,北京院和7家民企各占51%和49%股份。”晋江院院长王文琪说。

  近些年,晋江制鞋产业受原材料、劳动力等成本上涨影响,产品利润越来越薄,行业进入转型升级的关口。然而,许多中小企业实力有限,创新动力不足。晋江院挂牌成立,不仅给鞋业升级提供了有力的技术支撑,而且两年后年产值过千万元,去年纳税超过200万元。

  2015年,一家制鞋企业出口欧美市场的20万双运动鞋,因为鞋表面出现暗斑被退回。鞋厂找到晋江院求助。晋江院检测人员经初步检测,分析认定是由干燥剂引起。接着,他们进一步确定具体物质及其作用原理,对鞋进行X射线衍射、扫描电子显微镜及能谱分析等,很快找到原因,干燥剂与鞋材发生了反应。当时整个行业都在降成本,干燥剂往往用便宜的,但没想到就是小小的干燥剂出了问题。病根找到了,问题迎刃而解。(下转第八版)

  (上接第一版)

  “之前很长一段时期,晋江制鞋企业就与北京院有联系,但寻求技术帮助需往北京跑,不少产品的检测需到外地,成本高,且远水不解近渴。”晋江院股东之一——乐登户外集团的董事长陈瑞典说,企业即使有研发人员和不少设备,但大都缺少数据的积累,做不了数据分析。

  股东之一、晋江兴业皮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吴春华说:“以为来这里是玩一票,没想到是认真的,越做越好,企业依托近水楼台,不仅可以第一时间了解世界前沿技术,而且有股权分红。”

  高校资源和企业科研力量的单薄,倒逼产业与科技合作走出新路子,新型研发机构可谓应运而生。

  王文琪说:“晋江鞋革产业发展,对科技资源的需求急剧增加,而科研院所又有大批科技成果亟须产业化,这是两者‘联姻’的直接原因。”

  科技产业“两张皮”,有效破除

  科技成果产业化,传统科研院所如何与市场经济对接?

  “和传统的院所不同,我们工作成效不是主要体现在论文和奖项上,而是在为科技成果的产业化提供服务与支撑上,最终通过市场来检验。”王文琪说。

  院校看重高精尖的科研水平,企业追求的是利厚的产品项目。双方在产学研合作中,经过互相理解和磨合,渐渐做到心往一处想,劲往一处使。

  王文琪说,有一段时间,晋江院对当地鞋类进行检测时,发现有部分鞋类产品出现断底,并具有一定的普遍性,主要原因是很多企业在降成本,导致质量控制难度大。为此,院里专门立项,研究橡胶大底的配方体系,让企业知道标准的临界点在哪儿。过了界,产品质量就要出问题。这相当于把质量把关前移了,从根本上帮助企业做到降成本不降质量。

  晋江分院下设技术培训中心、研究开发中心、标准检测中心和设计推广中心等,利用北京院的品牌、资源、人才优势,针对制约晋江皮革、制鞋、鞋材、合成革等行业发展的关键共性问题,组织技术攻关,开展行业相关标准化的研究,为企业提供产品质量检测、质量跟踪、实验室建设等综合服务。

  对公共科技服务平台而言,需要的是既懂技术又懂市场的技术人员,这样才能更好地对接企业需求,再将需求转给科研团队。


浏览: